21世纪美国作战部队构想
发布时间: 2016-06-15 浏览次数: 6

 

21世纪美国作战部队构想

★★★美军21世纪任务与作用的争论

  近几年来,美国国内对21世纪美国武装力量的建设问题进行了热烈的讨论,主要分歧是冷战结束后美军的作用和任务。

  基本上有两种观点:第一种观点认为,美国的冷战政策和战略赖以存在的相对清晰的基础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混乱和争论以及对现实的否认。有人甚至呼吁美军全部撤回到美国本土上,集中解决国内问题,全面削减外交和军费预算,将之用于国内项目并减少征税。基于这种观点作出的判断是:美国的安全没任何现实的威胁,与其他国家相比,美国的军事力量和军费支出都是庞大的,世界总的和平与安全没有任何现实的危险。同时,持这种观点的人也指出,即使将来发生了武装冲突,也可以通过地区大国或联合国解决。美国应站到一边,避免单方面干预。

  第二种观点认为,美国没有力量广泛参与,近几年美国参加的以人道主义建立并维持和平为目的国外派兵有"使命悄然升级"的极大危险,即军事升级,陷入类似越南战争那样的可怕的困境。为避免这类错误,持这种观点的人坚持美国或盟国受到直接攻击才允许使用美国的武装力量。

同时,一部分从现实的角度考虑,他们认为,由于其经济发展的缓慢和在世界中力量的相对下降,将来的国防预算,至多也只能维持现在的水平。众所周知,这种军费水平并不足以打赢美国所谓的两场大规模的地区战争。同时打赢两场局部战争的方针未免有些过于呆板。因此,美国军方普遍认为,不管是美国目前的经济状况,还是过度狭隘的视野,都需要美国调整其部队结构。美国参议员迈克·凯恩在美国《战略评论》1996年秋季号上撰文,对美国军队的未来结构及作用作了较为科学的分析,他认为:未来冲突的性质要求陆、海、空各军种结构都具有足够的灵活性,以便能够很快适应形势的需要。美国战斗部队必须能够迅速有效地对任何潜在的挑战作出反应,并且应该能够与盟军互为补充、联合行动。这样,就能够在将来以最小的花费建设最强大的军事力量。

  这要求美国必须优先发展军队的灵活反应能力,并不总是要依靠人员部署来保持适当的危机反应,可以通过利用各种侦察设备、搜集目标数据、有选择地与盟国共享情报或帮助盟国制定军事计划等手段,达成有效危机反应的目的。

同时强调美国应该恰当、正确地运用各种独特能力,不动用军队,就能够有效地对付冲突。这就决定了美国未来军队建设的基本框架。

美国军事力量

(1)、前沿存在与盟军

  迈克·凯思认为,保持前沿存在及与盟军共同承担使命的做法,正潜移默化地影响着美国军队结构建设的方方面面,在规划未来军队建设时对此应予以充分考虑。

  预算条件将继续影响美国军队能否大量保持海外军事存在的程度。国内外的各种压力已经迫使美国将26.5万人从欧洲撤回本土,并从菲律宾撤出全部军队。不仅如此,日本人要求减少美在冲绳驻军的呼声越来越高,这可能促使美国重新考虑在远地区10万驻军的前途问题。

减少美国在海外驻军的呼声并不仅来自于驻在国人民,而且也来自本国人民。因为规模小、装备精良且训练有素的军队与规模较大、能力较差的军队相比不相上下,甚至更有战斗力。美国的盟国将继续在军事上依赖美国,因为它们在不断地削减自己的国防预算。

  美国应重新考虑当前的海外部署承诺。但首要条件是要弄清两个问题:第一,威胁是什么?第二,为了慑止威胁,采取何种类型的前沿存在?

在冷战期间,美国随时都有可能同华约组织的大量常规部队大动干戈。但今天,潜在的对手只拥有规模小得多的常规部队。许多情况下,在冲突初期,应该依赖我们的盟友提供大量的地面部队。而美国只需要出动一些战术或战略内容的空军、海军及指挥、控制、通信、计算机和情报(C4I)等方面的支援力量。

  为了采取这种责任分担的行动方式,美国必须发展和部署那些与盟军相适应的各种系统,并着重提高军队的战术通用性,以保障彼此有效地合作和顺利完成作战任务。这样便能够最有效地运用美国的军事力量,并且使美国能够着重作好远征部队、海军、空军、情报部队的以及其它各军兵种的战备工作。

(2)、发展先进技术

  技术的迅速进步促使美军不断地对其部队进行现代化建设。防务费用降低带来的一个最严重的问题是部队现代化建设资金不足。

技术革新为建设规模、战斗力和部署能力更强的部队提供了潜在的基础。部队的部署能力增强,对于要远离本土作战的美军来讲,具有特别的意义,因为明天的战争有可能在世界的任何地方发生。

  任何军事部署都要具有不同程度的冒险性。然而,要让大量美国人冒着生命危险,向冲突地区实施军事部署,很难得到美国人民的支持。为了进一步减少可能的伤亡,迈克·凯恩认为美国军队应该研制、发展和部署那些能减少美国军人在战场上暴露的武器系统。例如无人驾驶飞行器、遥控武器平台和高度自动化的武器系统等。

  关于军事革命已有颇多议论。所谓军事革命,意味着由于军事技术和军事理论的进步,未来的胜利将掌握在那些将技术进步最有效地应用于改革战术和优化组织体制的国家手中。当然,并不是每一种技术方面的新飞跃都能够转化为有效的或可供利用的军事能力。在当前的财政条件下,美国只能投资研制那些最具发展前途的技术,即那些能够最大限度提高部队质量的技术和武器系统,以弥补规模较小军队在数量上的不足。

  技术进步不是解决所有问题的唯一手段,美国不能因只满足于技术的研制、发展、测试和鉴定工作而忽视武器的生产和军队的训练。必须将先进的精良军事技术同部队相结合,然后再在实战训练中进行检验。

正是出于上述考虑,迈克·凯思对美国未来军队的结构及每一部分的功能做了说明:

A、海军部队

  海军是前沿存在、危机反应及力量投送能力的核心力量。

他们是被派遣遂行危机反应行动的首选部队,也是在任何地区性冲突的初始阶段投入使用的首选部队,大部分兵力的投送能力将由舰基空中力量提供,同时越来越依重于巡航导弹及其它远程攻击武器系统的支援。

在未来的任何一种部队结构中,海军陆战队远征部队都将起重要作用。这支部队具有很强的灵活反应能力、并且使用起来也比较灵活,因而适合被派遣到任何热点地区执行任务。

潜艇部队将继续发挥重要作用。但是,必须重新审查现有计划中攻击潜艇部队的数量和混合编组问题,以确保该部队符合冷战后时代战争的需要。由于当前威胁性质的改变,使得改变原来的潜艇部队建设计划有了可能,这样就能用一支装备有全新级别的、隐型高技术潜艇的部队来取代目前使用攻击潜艇的部队。

B、空军部队

  空军是未来任何一种军队结构都不可缺少的重要部队,空军不仅能够快速部署,而且能够给敌人一毁灭性的打击。我们的战术飞机必须具备向敌方目标投掷精确武器的能力。鉴于飞机的造价看涨,将来的战术飞机还必须是多功能的武器平台,并能最大限度地提供火力。各种远距离精确制导武器,如巡航导弹等将日益成为可供选择的武器。因为它们既能攻击敌方目标,又能避免毁伤飞行员和价值昂贵的武器平台。

美国正在积极发展遥控和无人驾驶飞行器。两者均属廉价高效装备,不仅可用于搜集情报,还可用于投射弹药。无人驾驶系统能够在飞行过程中灵活地改变、取消并重新设定目标及其先后顺序,比有人驾驶飞机的花费和人员伤亡都要少。

必须立即采取行动,解决战略轰炸机和战术轰炸机的问题,也是美国空军建设的重中之重。如何在现有的经费条件下,保持有效的攻击能力成为美国空军评估战略和战术轰炸机和常规作战效能时的重要参数,目前美国空军正在谨慎地权衡资金投入与能力产出之间的关系问题。

C、地面部队

  伴随着海外基地在不断削减,美军正在重新考虑对地面部队需要问题,一便将来我们就该更多地依靠盟国的力量去执行地面战斗任务。保留下来的地面部队也必须随时能够向海外部署,对美国实现全球参与战略也是极其重要的。因此,调整重型部队和轻型部队之间的比例成为美国地面部队建设的重要内容。

  另外,美军正在重新规划现役部队和预备役部队的结构,以确保它们能够真正进行快速部署,从而削减那些不经过长时间动员就不能投送到战区作战的部队或装备。

同时,美国强调地面部队的装备必须合理、精良,以确保优于对手的进攻和防御能力。特别是要提高夜战能力、坦克和重型火炮的生存能力、反坦克防御能力、对生化武器的探测防护以及在生化环境中的生存能力。

 D、特种作战部队

  美军认为必须继续保持各种特种军事行动的能力。特种作战部队使决策者们能够在未踏入战争之门之前解决危机,从而拓宽了决策者们的选择余地。在大规模冲突中,特种作战部队还能够用战斗力的倍增器来支援常规部队。

这些部队必须能够通过隐蔽、迅速、准确的作战手段对各类冲突中的特殊突发事件作出反应。其特殊使命包括种种侦察,直接在敌国或敌占区领土上采取行动,为配合情报搜集行动而进行的各种非常规作战及其秘密行动等。另外还有反恐怖主义行动、心理战和战区搜索与救援行动等。

E、战略运输力量

  近几年来,美国军队建设中的一个重点是致力于不断提高向海外运送人员和装备的能力,以弥补由于前沿部署部队的冲突升级而产生的能力不足,在美军可能会被要求向全球任何地区部署的今日世界上,战略运输能力变得越来越重要。但是,这一领域却一直是美国军事能力的最大限制因素之一。

F、国民警卫队和预备队

  预备队和国民警卫队是美国未来武装力量的重要组成部分,美军认为,其预备队和国民警卫队应做到,经过短期训练即可部署,并为快速力量投送行动提供支持。国民警卫队预备队中的战斗部队若不能在短期进行动员,就无法在解决冲突的行动中起到决定性作用。如果采取严格的措施,使其警卫队和预备队事先只需进行很少训练就能迅速掌握相应的技术和战术,那么就可以把对现役部队的依赖减少到最低程度。因为即使现役部队也有危机时刻本作好快速反应准备的时候。以及派出计算机和信息专家等。这方面的技能通过周末训练就能掌握。

G、其它部队的作战能力

  除了上述几种部队以外,美军也强调了另外一些重要部队的能力,包括耗资巨大的战区和国土的导弹防御系统、高效的反渗透探测能力、安全可靠的核威慑部队、以及技术卓越的空基系统等。要具备所有这些重要能力,就需要投入大量资金进行现代化建设。对付未来各种威胁的能力并不依赖于隐形潜艇或更多的远程轰炸机。相反,应该着重提高那些能够最有效对付未来可能发生冲突的各种能力,如建设足够的海运和空运能力;加强两栖作战能力;发展新一代作战飞机;建设易于部署的轻型地面部队;改进型指挥控制与通信系统。在高技术领域进行有选择的投资。


版权所有:齐鲁工业大学 山东省济南市长清区大学路3501号 邮编250353 鲁ICP备05046217号